石家莊康福外國語學校 手機版

    陌上花開,緩緩歸

      2020-02-27     1166
  • 陌上花開,緩緩歸


    看到這個題目,竟不知怎樣開頭。

    昨天一下午,整整一個下午,一篇篇翻看自己qq空間的班級日志,15年3月8日報到康福,3月15日起至今,沒有少過一篇,有圖有文字。也許,于我,有沒有這場疫情都一樣吧。因為,我的心一直在那里,從未變過。


    作家白音格力曾說:一生中,至少有那么一回,我飽滿地活成一個春天,活成一縷好墨。整整一個春天,我守著一窗的花一屋的書,悠然清凈,心目開朗。我記錄每一朵開或落的花,書寫那些美妙旖旎的人生須臾。窗外身邊也有許多美好的細膩的小事在發生著,泥融飛燕子,詩行飛白鷺,花枝系釣餌,眠聽遠方人。多么美好??!


    再進校園,一定是春色滿園了吧。

    那么,就在一個午后和孩子們一起去校園的梨園走一走。

    一路春風拂面,沁沁的涼。

    雨水已過,土地開始松軟,已潤潤的感覺。

    我拽住一枝輕搖,它亦回我律動。一樹樹潔白梨花正在歸來的路上。

    盼一樹樹梨花開。

    那一刻,只有風的吟唱。

    孩子們和我會安靜下來,輕輕聞,深深嗅。在盛放的梨樹下,或朵朵梨花旁,讓記憶定格。

    然后,然后呢?

    唱一首歌吧,就那首《春天在哪里》;寫一首詩吧,滿篇都是梨花淡淡的清芳。


    陌上花開,緩緩歸。

    仿佛一夜間,校園內一樹樹繁花競放。

    蔣勛說:我被這一霎時盛大的繁華弄得有點心慌,覺得要屏氣凝神,細細聽一聽這春光、繁花、鳥的啼囀交織連梭成的聲音。我亦有此感受。

    還有這一抹紫,點點的瑩白,初見已是怦然心動。


    想起那一年,小花園偶遇的小琛哥兒。告訴他老師也好想找到一棵四葉草啊,這娃馬上背過身埋頭幫著去尋找。

    此刻,風兒在吹,花兒在笑,鳥兒在飛,一切都剛剛好。

    這娃拿著仨小塑料盒在挖土,準備種他昨天在小花園撿到的一支不知被誰折下來的花花。哦,這個臭小子還成功俘獲了一只蜘蛛,非要捉回去做啥啥研究。任我如何曉之以情甚至搬出科學道理都不為所動。不知道這只小蜘蛛最后“星途如何”,但請原諒了有著一顆好奇心的孩子吧。


    康福學校六三班大合影

    花開滿枝,時光嫣然,讓所有的歡喜和遇見都能在春天抵達。


    這場疫情讓我們明白,時間如煮水,我們終是要將手中持有的一切愛到熱愛,愛到沒有止境,愛到至死不渝,綿延不休。

    最理想的教育狀態,是永遠難忘初心,一直熱淚盈眶。這時,有孩子走來問我:老師,借把剪刀。點頭,拿吧。又有孩子走來問:老師,用用雙面膠。我又點頭。是的,開學這周太忙課又緊,而孩子們已經進入狀態,不僅裝扮一新了教室,更在爭分奪秒地學習,要把流逝的時間搶回來。


    愿所有的孩子都去做抬頭仰望星空的人。

    約孩子們談心聊天,聊假期,聊學習,聊生活,這群看似一直懵懂的少年,能懂多少??!浸潤吧,就如每天晨間的名曲欣賞,終有一日,內心那顆種子會醒來,發芽……


    推開教室的窗子,風吹來,有一絲清涼。遠遠地,兩只喜鵲自枝頭飛下,在草地上,在陽光里,自在徜徉。很想混進去,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混進去,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想。就做一株樹吧,長在這自然的春光里。


    不知不覺間和孩子們又走進了小花園。兩只小蜜蜂飛舞著在采集花粉,準備釀一杯甜甜的蜜。

    已有一兩朵凋謝了,零落成泥,看不透它們的悲喜。還是骨朵兒的也已準備好赴這淺淺的春一場相思。

    風,一陣陣的涼。幾朵淺云正醞釀著一場春雨吧。抬頭仰望一棵樹,枝條輕舒,靜默無言。我知道它們已經攢了力量,一旦春暖,便會在某一日吐綠萌發???,它們已在空中涂抹下一幅淡淡的圖畫。

    癡纏的藤蔓,已枯萎的喇叭花種子。想到哪一場風拂過吹落它們,被泥土輕裹,又在某一場細雨后發芽長葉開出紅艷艷的喇叭花。


    殘雪夢未醒。蹲下身,唯恐驚動了它們的夢。幾個孩子也豁然安靜下來。多想再邂逅一只蠢蠢蠕動的小蟲??!也許,它們就安睡在這厚厚的落葉下面,和我一樣做著春暖花開的夢。

    蕩個秋千吧,和春風起舞,自在悠然。蕩啊蕩,蕩啊蕩,蕩出一個五彩斑斕的童年。


    疫情又怎樣,這個嚴冬又如何,看啊,最亮的一抹是你,是我,還是他——

    春天的康福校園已輕輕唱響一支歌,它不是冰封,不是冷凝,而是天幕下這些永遠活力四射璀璨如星的少年。

    生命是一朵花,余生,在四季的流轉中,安靜地生長,淡淡地綻放。素心向暖,只做自己的風景。

    歲月有愛相伴,從此一路繁花。

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_亚洲欧美国产日韩在线高清_国产毛片农村妇女系列bd版